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性玩具熟妇 – 芬 [3/5]

性玩具熟妇 – 芬 [3/5]


当我正忙着赏味的时候,他轻推一下让我再向后躺下,然后蹲身再把阳具靠近我的脸。

「味道棒极了不是?我的阳具还剩一点,把他吸完舔乾净,舔的够好,就再奖赏你一炮」

这时他左手扶起我的头,右手又不安分的在我阴唇内外游走拨摸。

「喔…啊…」味道和下体的双重刺激下,却看到那大阳具有一点可爱的垂头丧气,身体里除了还想喝精之外,也想再看到那雄赳赳的大家伙,我不思索的就张开嘴含住儿子的阳具努力舔着吸着。

「喔!吸的这么用力是想吸光我的阴茎是不是啊!欠插的!看我插破你的阴道!」

儿子一边辱骂,一边用上两三根手指加重对我下体的攻击,虽然随着时间过去我渐渐恢复一点理智,但刚刚的爽快经验已经让我回避去想实际上我是被儿子侵犯的事实,而且也越来越不能阻止身体随着肉欲动作,不争气的两腿已经不再能够夹紧防御男人的侵入,反倒是随着他手指的深入,就张的越开了。

嘴里的阳具一下就又涨大了起来,嘴里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些狂跳的血管,我已经认同这个充满欲望的棒子,等一下就会再随意进入我的这个事实,大开双腿等着阳具的侵犯,下体的水声也同时宣告了儿子的胜利。

我摆动着臀部迎合着他的手指,嘴里含着他的大阳具以哀求的眼光看着他,嘴里还不禁呜呜的叫。

「忍不住了吧?脚张那么开是说谁都可以插是不是?还不就是贱吗!」

「恩恩…恩恩」

「好啦好啦,看到你这个被射满脸的欠插样,我也大的特别快,就给你个爽快」

他拔出阳具,把我的左脚拉向他身体的左方,跪到我的跨间,一副优越感的表情蔑视着我,我就已经意识到等一下会历经到怎样的爽快了。

「快点,快点插进来」我忍不住了

「要什么插进去啊?」

「啊啊…讨厌…要阳具…大阳具」

「大阳具要插谁啊?」

「插我…要插人家…」

「怎么还没学乖啊,不玩了喔」

「不要…不要啦…」

「那就好好的说啊,快插入『淫妈妈』的阴道!」

「好啦…好…插淫妈妈」他就把阳具稍稍的在洞口摩擦了一下。

「喔…」

「说这么多只能这样喔,说的好才有奖赏喔」

「知…知道了…大阳具要插淫妈妈的阴道,大阳具请快点插淫妈妈的子宫,把淫妈妈澈底摧残吧!」

「好!淫妈妈真乖!」

大阳具狠狠的插入了!由于我的爱液已经流到不行,稍稍痛了一下,身体就自然弓起,迎合着儿子的大阳具寻求最舒服的体态。

「啊哈…好好…爱死了」一下被填满的滋味真是太爽了!我不禁喘息着叫起床来。

「是爽死了吧?不会已经要去了吧?那就这样插着不动?」

我一急不停扭起腰来道:「还没有…还没有…再来吗…不要不动吗…」

「是喔!」他好像意兴阑珊的随便向前用力顶了几下。

「啊…」

却又回复几乎不动的状况。

「可是你只叫我插你,没说要我怎么插喔」

「用力…用力…」

「喂喂,你是在叫鬼啊?是你要我用大阳具让你爽的喔?讲清楚!」

他双手用力捏住我的乳房。

「啊…淫妈妈要大阳具用力插,用力插入淫妈妈的子宫,又抽又插的把淫妈妈正法!」

「这样还像话」他开始了粗暴的活塞运动,不同于刚开始被侵犯,大阳具顺利的在我阴道内进出。

「啊啊…喔…啊…好大好硬…被打开了…要死了…要死了」

我的叫床声已经停不下来,儿子也不停的辱骂着或像野兽雄吼,没有一句亲暱或温柔的话,这样一声又一声的单纯又淫乱的合奏,让我充分体认我不是和儿子做爱,而只是被他操插,任他泄欲,我却乐于其中,过去自认纯真的自己完全成为了幻影,这样的我到底是什么?

「淫妈妈!干!」儿子插的性起又辱骂起我,却正好应和了我的迷惘,和快感一起深深的烙印进了我的脑中。

「淫妈妈…啊…是…我是淫妈妈…呀芬真的是一个淫妈妈…欠人插的淫妈妈!!!」就像谜题的答案被发现了一样,我不由得大声的叫了起来。

「插死你!对!你这个淫妇!早跟你说你是个淫妇!现在知道了吧!」

似乎有枷锁被打开了,心理的轻鬆感使得儿子在我体内进出的大阳具,不再有任何的异物感,好像本来就该在那里,刚开始的抵抗也变得好笑起来…这么棒的事情,就是淫妈妈才能和男人这样玩,自己又爽到不行,干嘛不承认?我好笨喔…

「要死了…要死了…啊啊…救我」

「呼…呼…救你我可不会…插死你倒可以,要不要?插死你这淫妈妈好不好?」

「啊…好…好…插死人家…大阳具插死呀芬这个淫妈妈」

「不错!色情妈妈现在很清楚自己是什么货色了豁,那我就干!干!干!插死你!」

「好利害…好利害…淫妈妈好想一直让儿子插,永远都随便任你干!」

第一次嚐到彻底的屈辱与快感的混合悦乐,让我完全丧失了理智,轻易的说出了轻佻的承诺。

「当然你会乖乖任我插,我第一次看到你的内衣就知道你骨子里就是个淫妇」

他的口气似乎不需要我的承诺,大腿的肉不停和我的臀部用力拍打着,让我有很清楚被他使用于泄欲的感觉。

「而且等你慢慢被教会以后,你就不只是会这么说了,像你这样的看多了,不过」他又把我身体拉起,将我的身体用阳具不断向上顶,我因为强烈的快感而将头上仰喊叫着,两个奶子也不停的剧烈晃动。

「现在得先让你爽死,让你永远忘不了被阳具强插的爽快,你才会真的乖乖听话,爽吧?要不要听我的话?会更爽喔?」

「啊啊…妈妈什么都会听你的,还要更下贱的被姦,淫妈妈还要……」

「那就让我征服你!用阳具把你身心都摧毁!」

「摧毁…!?好喔?好…好…摧毁我…大阳具摧毁淫妈妈,呀芬淫妈妈被你摧毁了…!」

被征服了…被摧毁了…一直在我脑海回蕩,如果刚刚的「淫妈妈」是说服了自己因为喜欢强姦带来的快感,所以接受儿子的姦淫来寻找快乐,在我叫出被摧毁后,一阵墬落的感觉让我觉得他已经成功的把淫乱和爽快储满了我的身体,他的阳具就是钥匙,没有钥匙自己就没有办法得到满足的快感,只能乖乖张开腿任他操、任他侮辱、强姦、泄欲,随意作任何对待,可是只要钥匙插了进来,就会有让我无法自拔的爽快溢出来,啊…我已经被他用阳具的魔法变得淫蕩,可是又被他装上了贞操带,只能乖乖听话了…

我的身体完全软瘫了,随他摆布成各种体位淫乐,口水控制不住地流出,模糊的恩恩啊啊着,爱液也流个不停,瞇着眼迷乱的望着用我泄欲的征服者。

「终于听话了吧…喔…你下面的嘴居然这么会吸…真贱!…干!」

他已经让我回到正常位,压了上来,我迫不及待的用双腿交叉夹住儿子紧实的臀部,刚刚不禁搓揉自己两个奶子的双手,环上了儿子的脖子索吻着「啊啊…亲我…好不好」

「干!」他却非常用力顶了一下,虽然已经渐渐喜欢粗暴的我也不禁因为痛放开了手脚。

「亲什么亲,你以为我是你男人喔,我刚刚才插过你的嘴!」

他变成双手各抓着我脚踝分开,又是挺身几下用力戳插。

「呜…不要…痛…」虽然也很爽快,但太明显的痛感还是让我无法承受。

「你以为淫妈妈叫假的喔,淫妇不是用来爱的,淫妇是用来…呼…」他又激烈动了起来,但让我鬆了一口气,没刚刚那样用力,又是源源不绝的快感涌出,我又自动恩恩啊啊了起来「…插和玩的!」

「啊啊…讨厌…人家不要…」

「不要什么?爽成这样还有脸说?」他忽然放慢了速度。

「而且爱来爱去的,怕碰坏你的烂穴就只能这样抓抓痒,爽不爽?」

「讨厌…怎么这样…」我前往天国的路似乎瞬间变得泥泞,忽然他又加快「啊啊…好好」

「还是单纯让阳具打炮才爽吧!知道了吧!」

「啊啊…啊啊…是」我小小声的回应。

「到!底!知!不!知!道!」

「呜…知道!知道了!」

「这样才乖」

他回复速度和劲道,而且还扭动屁股,不知是要挖大我的穴还是要把整个里面都姦遍,我却一下快感上升!

「不用爱来爱去我才能专心的插,三两下把你送上天去啊,做什么事都要专心不是吗?淫妈妈!」

我已经爽到双手成高举状向后去抓草皮了,他毫不放弃机会的放下我的腿向前俯身再来侵犯我的大奶,我似乎飞了起来,脑海里居然浮现从空中向下俯视般的两人四腿景像,男人的屁股肌肉绷的紧紧一直快速重複上上下下,我却一副陶醉的表情张大嘴巴叫床叫个不停。

「已经要去了吧!準备被我彻底摧残吧!」我回过神来,他压住我,两手前伸用手面推着我的手再成高举状,我深深感觉到这是我彻底投降的姿势!

我快要…快去了!

「淫妈妈也要专心才可以喔,爱来爱去哪爽的到什么?淫妇要爽就是要专心让阳具干!」

都进来了!要来了!啊啊…好深…好满喔…

「淫妈妈就是要专心开着脚让男人插穴才会爽,阳具插一下不够爽,几百下就爽了,要是被一个男人插不爽,就让两个、三个、几百个男人大锅炒就爽歪歪了,干!」

「阳具…两个…三个…那么多男人…不行」

以前虽然看过群交的AV,但是我还是害怕变成男人所说的「大众鸡」,儿子的阳具这么利害,只要让他上我就满足了吧,我鼓起了最后的理智反驳着…

「怎么不行呢?你本来不是很怕我,现在还不是被我征服,操的爽歪歪的?我的兄弟们可都跟我一样会插喔!不相信爽不死你!」

「…淫妈妈…让你插就够了…不要那么多人啦…」

「够了?等你真的给大锅炒过恐怕就不够!每个淫妇到后来都爱死被轮姦的,不管一开始怎么拗的,只要这样,先让我这样操一阵,干!干!」

一阵密集的狂插。

「然后再给我兄弟接着像这样操一阵」

他缓了一下下,又再狠插了起来,一副发情雄兽的表情,无视于我的任何反应,重複一阵快过一阵的操插。我的快感早已经像满了出来,身体不由得抖动了起来,闭上眼睛在脑海浮现出身边围着许多阳具硬翘的男人,争先恐后插我的画面,可是这个梦境在儿子对我的侮辱和操弄下,更是配合着一波波的快感向我袭来,如此快感的刺激就像狂雨偏遇大潮,把我心理除了欲念之外的东西都淹没了…

「啊!…啊!爽死…死了…儿子的…阳具…还有那么多男人的…不要…不行…停不下来了…啊…又来了…阳具又来了」

「光想就受不了吧?到时候还要让你给不认识的人随便插,包準你这淫妇爽到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不认识的…随便插…讨厌…不行…可是…啊!啊!」

「可以的!你天生就是欠插的料,天生就是做鸡的!等着被男人像我这样来操,等一下他们一个个都要来操死你!插死你!想爽想到流汁的淫妈妈逃都没地方逃,就只能乖乖的开着腿叫床等人压!像现在一样!干!」

「啊!——啊!——淫妈妈逃不掉了,不要!要被男人一个接一个插死了!——」

「心里爽毙了吧?因为你真是贱透了!你根本就是喜欢被强姦!被轮姦!我不会看错你这个淫妇的!赶快老实讲,说你就是喜欢被强姦、被轮姦,淫妈妈要天天被强姦被轮姦!插到死为止!」

「是!——是!——淫妈妈喜欢被强姦…喜…喜欢被轮姦!喜欢!喜欢死了!——-啊!——啊!————————」

「我…我也要来了,爽死你!插大你的肚子!你这淫妇,死淫妇!射死你!」

被完全剥夺自尊,我大开双腿,两手高举,任由儿子捏痛我的两个大奶,下体可以感到他精液一阵一阵的大量射入,同时强烈的高潮也开始了!身体好像高高飞起,飞到了太阳那么高,太阳没入了身体里,强烈的热把我渐渐融化,融化的过程中儿子那又多又浓的精液都从身体里满到涌了出来,和融化的我混在一起,混合的部分越散越开,快感也越来越强。

「喔!爽!今天射的超多的!」他轻轻拍着我的脸颊让我回过神来,

「喂!醒来,淫妈妈!第一次让人好好灌浆,爽死你了吧,对不对?」

「啊…对…」我虚弱的小声回应着,被破坏后所剩无几的自尊不足以违逆被他用快感征服后的奴性,眼睛还是自动的向他还没完全软下去的阳具看去,他发现我还是盯着他的阳具,轻蔑的站起来。

「想不到妈妈真是个淫妇!给兄弟们说中了。嚐到一次爽的就离不开阳具,还不赶快来舔乾净!」

即使比较清醒了,我也已经无法抗拒那把钥匙的吸引力,慢慢起身跪着用右手把住那握不紧的大阳具,左手还是忍不住自慰着。

儿子的精液味道让我一次就忘不了了,我就像挑食的婴儿舔乾净那些剩余的名牌乳品,他摸着我的头。

「淫妈妈的嘴巴还真不赖,再让你练一下大家就会排着要你吹了,好啦,站起来!」

我自动的听话站起来,他又忽然用手开始玩弄我的阴户「啊…哈…」

「今天知道自己是个淫妇了吧?要插你你会随时让我插吧?」

「啊…」我顿了一下,还是没能吐出反驳的话语,身体里似乎永不会褪去的雌性快感让我强迫自己顺从他的意思。

「是…呀芬知道自己是淫妈妈了…呀芬随时等着让你插」

但是脸还是红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