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性玩具熟妇 – 芬 [4/5]

性玩具熟妇 – 芬 [4/5]


「连自己是我妈妈的身份也不要了,还害羞勒!算了!慢慢你就会习惯了!你有很多『前辈』也都是这样过来的」

他另一只手抓住我的下巴,下面的手也不安分的加快了抚摸。

「所以说,女人就是贱,连做妈妈的也一样,只是承认的比不承认的要过的爽快多了而已!」

他从我身上移开双手,但同时他的阳具又再度勃起碰到我的身体,我不禁吃惊的看着他的大阳具,脑中却充满着刚刚那些被征服的情节,一再一再的重演,我不自觉的夹紧双腿摩擦了起来。

「这样就吃惊了?」他嚣张的笑着说,更把阳具挺的笔直。

「我一天大概可以打七炮,连续的话大概也可以四五炮,刚刚插你插的很爽,马上又起来也是很正常啦」他把住我的手去握他的阳具。

「而且比刚刚更硬了对不对?还能插的更久喔!」

「哈…」我吐出了一口气,被那样的景像和触感震摄住了,他用一手抱住我的腰。

「妈妈!今天就乖乖负责给我的阳具消火吧,你是逃不掉的…哈哈哈」

开始簇着我向树林中走去。

「要…要去哪里?」

「后面没几步路就是我兄弟的别墅,其实就在这个旅社的隔壁,这个旅社实际上也是他的,下车不久就找了两个淫妇就急着要被插穴,现在应该已经被带过去操到不行了吧。」

我脑中一片空白,身体却不自主的任由他带向淫窟「等一下就让你正式和大家『认识』,以后大家就『一起玩』…哈哈哈…」,股间溢流混着精液的爱汁,正预告着落入陷阱的我即将变成性玩具的命运…

我像战利品一样,身体没有了一丝力气,全裸地被儿子带向树林里,没几分钟就到了别墅。在门口我迟疑着拒绝再往前进,儿子却用力的把我向前推,我摔倒在草地上。

「不想进去?想在这里玩啊?」

他粗鲁的抓起我的头髮,让我不得不顺着他起身向前走。

「可以,不过先等在里面玩够了再出来野炮!进去吧」

他直接打开门,一把将我推进门口倒在穿堂。

「啊啊…好爽喔…好爽喔…再来…人家要…一起来…」

一阵淫乱的叫床声就传到我耳里,我吓一跳伸手遮住嘴巴,才发现那是另一个人叫的,擡头一看,似乎没有隔间的广大大厅中有六个男人赤身裸体在一张大床垫上围成一圈,正背对着我的两手各抓住一支纤细的腿,臀部不停的前进后退,另外两个面向我的都汗流浃背头髮纷乱,眼睛都向下看着,似乎兴趣无穷的在看着有趣的玩具,而且他们都用手正在套弄着已经站的高高的阳具,这…难道就是AV片情节中的群交?而这声音不正是早到了的张妈妈?

「你们怎么可以欺负张妈妈!」我蜷缩在穿堂靠近门的一边。

「她不是你们朋友我妈妈吗?是不是还给她下了药?」儿子硬抓住我的手臂将我拖向大厅中央。

「她『当然』是我们朋友的妈妈,我们只是孝顺她,教会她怎么快快乐乐的过日子。」

几个男人都转过头,其中三个向儿子这边走了过来,一脸兴奋的淫笑样。

「来了,终于来,主角上场」

儿子把我推向两三步距离的男人堆。

「我们可没给她下药。半年前她也跟你一样不会玩,结果她儿子把她带来跟大家一起旅行了一个礼拜,她就开窍了,然后半年下来,就是你现在看到的了。」

似乎在应和儿子的说法,张妈妈又带着喘气声大声叫了起来说:「啊…张妈妈好贱!插我!插我!人家要阳具不停的来…不停的插…不停的射…哈!」

儿子转头对另一个男人说「让她看看」那些男人左右架住了我,用脚轻轻拨了一下围着的两个男人。

「插的正爽你他妈踢啥啊,要玩排队啦。」儿子直接巴了他的头,他吓了一跳转过头来。

「喔,把呀芬带过来!」

「对啦!观摩学着啦!不用停,继续,让开一点就好」

「喔好」我看到张妈妈身上整个像是抹上了一层油,白浊的汗水成块状布满正面,脸上也有,眼泪和口水都挂着,口水中也有白浊的部分,正感到沦落为玩物的可怜时,张妈妈弓身哀叫了起来,表情可以知道是痛苦,并且是受到过大刺激的痛苦!

「啊……啊…死…死了」随后身体一鬆,眼睛也闭上了,要不是还有喘气我真以为她死了,可是这时她的脸上居然变成是一副极端淫媚,似乎找到无限悦乐的笑容!所以刚刚的刺激…就是太过强烈的那个吧…

「怎么…这样」我畏缩了身子,但忽然想到我并没有看到张妈妈的儿子志成,挺身对着儿子叫了起来

「志成不在这里!你骗我的!你一定是把他怎样了!之后强姦他妈妈!」我被两个男人拉住。

「志成喔,应该是跟其他人在里面招呼陈妈妈吧」儿子擡头看着走廊深处喊着「喂!志成啊!人家的淫妈妈在找你喔!出来安慰一下人家的妈妈好让她安心一起玩喔!」

安静了几秒。

「啊…好利害…好大…这么用力…」陈妈妈的声音慢慢从小变大「啊!啊!太利害!怎么又更强了?…受不了了!…被强姦…被强姦死了!…志成!…志成!…陈妈妈爱死了!…陈妈妈这淫妇爱死你的阳具了!」儿子抓抓头,看着低下头哭泣的我。

「志成可是花了力气让陈妈妈帮他跟你打过招呼了!那么…」

他示意让架住我的人让我跌在床垫上,床垫逸出汗水和男精的味道,似乎撩拨着我的欲望,可是在证实志成原来也是坏人的打击下,我的身体什么都不想作,就侧倒在地上静静流泪着。志成是儿子一起长大的朋友,一向是个孝顺的好儿子,想不到…

「别难过,我们都把大家的妈妈姦了,对不起啊!要妈妈你久等了!」儿子蹲下来轻佻的摇摇我,可是我没有一点反应「来、玩、吧!」

「不要…」

「真的不要?」

「不要…」

「太好了!我还以为刚刚就把你摆平了,那就太没成就感了!把她给我压好!」男人们听话马上让没什么生气的我,面朝上的一人一边压住我的双手。

「我再来表演一次淫妇要怎么上!等她彻底听话了!」

他跪到了我的双腿间「今天大家就好好给我『招待』我妈妈啊!」

他像整治玩偶一样流畅的分开我的双腿,不管我偏过头不想反应,他看了一下我的阴道腰稍微调整一下位置调整,就把身体向前一倾两手撑地,阳具对着我有如人潮刚散去还留余湿的滑水道,趁着他的体重就滑了进来一半以上。

「摁!」

我两眼闭上,陈妈妈持续但变得微弱的哀鸣,这个骗局根本就是儿子和志成设的吧,他们到底已经骗过多少人了?

觉得有点噁心,我用力在里面夹紧不想让他再进来一分,两个眉头蹙紧着。

「脸这么臭?刚刚不是玩得挺好的?你不是说要任我插?」他抽出一只手把我的脸转向上「夹这么紧不想让我整根进去是吧?不过你这样只是让我玩得更爽!」

他缓缓向前施加压力,阳具一下一下的缓缓移动进来「要是你没湿的话,可能我还得费一番功夫,甚至要打到你听话,不过像你这种已经被我上过的湿湿淫妈妈…」

已经…快到底了…但我还没从这对抗的局面抽身。

「这样不就好了!」最后一下挺腰顶入!痛了一下,然后身体深处像爆开一阵快乐飞舞的火花,飞溅的火星让一阵苏麻感,还有酸软的感觉散开来,两腿不禁伸直让背弓起成了弧线,错觉自己被男人正在夺去处女,而那人居然是挺着大阳具深情款款看着我,但当我要安心的沈入欲仙欲死的陶醉感时,他却忽然撕下了面具,露出儿子淫笑的真面目,我在惊慌中想退缩,他却不停对我射精好像要填满气球一样,射入的男精多到让我的身体涨了起来,从嘴里流出来还不够,还从乳头喷了出来,我要涨破了…

我一下被下体滑动的庞大异物送入的讯号叫回现实。

「干!真会夹!省得还要从头教你,喔,真讚!看来操很久才会鬆掉,大奶淫妈妈真是不同凡响!」旁边的男人接口。

「奶大淫蕩吗!以前那些不也是奶大的都很会夹,而且奶大还可以打奶炮。」

「恩…?」我正待恢复神智,一张男人的脸贴近我的脸「来,你不是要亲吗?」接着舌头伸进了我嘴里,两张嘴紧紧吸住,我闭上眼睛,感受着那有如触手四处探索的感触,想把那「触手」吞下肚去,可是却隐约觉得该吞下的是一些硬的东西「放开她手」他的舌头离开,我却还在回味…

「脚张开,手抱住我!」

他靠的很近,我只能盯住他似乎要支配猎物的眼睛,被放开的双手放到他的背上,他则刻意用他自己双腿分开来把我双腿顶更开,我配合着让脚张成M型,只有脚尖落地。

「呀芬淫妈妈真乖!」

他压住我,开始一阵狂风暴雨,我在冲入的快感驱使之下,两腿放的较直用两脚跟钩住他的小腿,蠕动着想和他完全贴住,他开始用舌尖轻舔着我脖子,并向上一直舔到耳垂、耳后「哈…哈…喔…」夹杂着恩恩啊啊的叫床,他专注于舔舐的时候,我全然放鬆的喘气着。

「呀芬淫妈妈,看来除了贱穴和贱奶以外,这也是你的性感带,真贱!」他吸,啊…好利害!吃掉我吧!人家什么都不管了!!!

「不过就是贱才好玩,很快我们会让你全身都是性感带的!等着吧!」

在他一面用舌功让我误以为自己是他的食物同时,下体的攻势又再度加强,一股持续的满涨感,让我觉得进来的东西一定会一直变大,而且还每一次进来的角度有些不同,难道每一次进来的东西都不一样?一定是这样…我全身无力…又一直有发骚的感觉…我一定不正常,正在给医生急救,他们用大针筒一支又一支注射,一支又一支把我过多的发情激素抽出…啊…救我…,但是脸前出现的那张脸让我回到了被姦淫的现场,没有什么医生,只有儿子利害的大阳具正在插我,不管正不正常,我都无法否认全身溢满的快感。

儿子满意的看着我的脸,我的表情应该在迷惘之外还能很轻易的看出来我在发情吧,我已经骗不了任何人我不是一个淫妈妈了!他的阳具似乎永无限度的对我需索「爱死了吧?…淫妈妈爱死这种感觉吧?爱我这个现在在用大阳具操你的男人吧?」

「啊啊…爱!儿子,人家爱!」

「那志成呢?」

「他…他是坏蛋,不要管他,妈妈爱你!」

「他是坏蛋,我就不是喔,哈!我可是强姦过你,志成还没有勒」

「讨厌…不要…你亲人家啦」

我两手抱着他的脖子追上去想索吻来证明儿子对我会有一点爱意「亲你就是你男人?你是贱还是笨?」他拨开我抱着的手「刚刚野炮的时候不是就插过你的嘴?刚刚亲你是用舌头插你的嘴啊!你上下都随便给人插,不是淫妇是什么?」

我双手掩面欲泣,但再一阵狂风暴雨吹走了所有悲伤的情绪,双手又软瘫散开。

「贱人!插你两炮你就爱!等一下志成也会来插你!这里全部的男人可能都会上你!你、是、要、爱、哪、一、个!」

我头脑完全一片混乱,今天以前讨厌儿子到半死,刚刚被他玩弄了不是也说爱他,那以后我还要爱多少人?我的爱怎么那么贱格?我感到自己好差劲,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继续停不住的恩啊。

他拉起我的身子从后方抓住我的臀部,他又要骑我了,不自觉的屁股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