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女友  »  性玩具熟妇 – 芬 [1/5]

性玩具熟妇 – 芬 [1/5]


我叫呀芬,目前的身分是一个的家庭主妇,38岁,但是我还有另一个身分,就是性爱俱乐部当中的红牌性玩具,一个没有自尊甚至可以没有人格的泄欲玩具,因为客人总是会问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并且每次回忆那些事情,都让我兴奋的不能自己,我想很多人的阳具也会有兴趣的吧?所以我就把我的故事写下来好了,如果有的人看了迫不亟待成为我新的使用者,或者现在常使用我的人在用的时候会因此更加兴奋,那就太棒了!

我先介绍一下我下贱的身体吧,我五尺二吋高,一百磅,三围是34C,26,36,有肉的身体吧,以下是我从一个普通家庭主妇变成下贱性玩具的经过。

半年前,我17岁的儿子开始和一些不良的男人交往,他们经常教他一些色情的东西,从他们偷瞄我的色胚表情就知道了,儿子越变越坏,根本就在性骚扰我,甚至朋友面前说到「要是在大家想看的话,他一定强姦到我爽」这种下流的话,我这个做妈妈的也无可奈何,只能尽量避开他。

三个月前,儿子说有一个开温泉旅社的朋友,重新装潢好了以后想趁开张前和朋友聚聚,可以从星期五住个三天两夜,要我和他一起去,说包括我们总共有六男三女去,我没怀疑他,不过一到现场果然只有我一个女人,又说别的妈妈早到了一天,可以一众太太谈天乙啊。

我不信,一气之下就想要走,但大家说这会是我一个特别的度假经验,儿子又一反常态没来性骚扰我,而好像忙着帮大家準备什么的,我想要是他老实点我就还不败兴,也就留了下来。

这温泉旅社位置蛮独立的,附近没有别的店家,倒是来时在九人座的车上隐约看到附近好像有房子,儿子说怕是要插什么坏事都行,呸呸呸,狗嘴吐不出像牙!

大家到了以后都帮我打点好行李,跟我说了温泉的位置就先让我去泡了,我当然乐的轻鬆,白天泡汤另有风味呢!这里温泉虽然在户外距离旅社一两百公尺远,不过却还有精緻的造景,在四周有假山或大石头,大部分範围都铺了软草皮,旁边还有一条自然的小溪。

不过可能是来的路上一直没有上厕所,我泡了十几分钟左右开始急了起来,附近却看不到厕所的标示,实在忍不住了,只好想办法法就地解决,不过也不能上到温泉里呀?

我围了小毛巾起身,全身湿透的走到小溪边,看四周无人之后,就找了一个大石头边蹲了下来。想不到在我的身后出现了一个身影,那是儿子,看样子该不会是早就躲在我后面的吧。

「咦,妈妈!?你已经来泡汤了喔?」儿子站在我身后不到半公尺的距离问我。

我被他吓了一跳,连忙夹紧才刚要张开的双腿。因为刚刚内衣裤都还没穿回来,只围着一件小毛巾,现在在儿子的眼光中,我根本就等于赤裸。

儿子这个色胚似乎根本是料到我想上厕所,而这里一开始就没有厕所,因此趁机来故意闹我的吧!我只能双手紧围住着上半身,整个人蹲在地上。擡头生气的看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走开啦!」,从这个角度看他,发现他身体蛮粗壮的,要是他想作什么的话,我只好準备大叫了。

「干嘛啊,我作了什么吗?我走开就是了」儿子说。

然后作势要转身离开,我鬆了一口气,转身正想站起来去拿衣服,忽然我的手被儿子从背后伸过手来拉开了!毛巾落到了地上「哈哈,妈妈露奶了,妈妈的奶子真是珠圆玉润啊!」儿子贱笑着说,一边将我拉着贴近他身体,从背后向下俯视着我和年龄不相称的乳房。

「你做什么!」我挣扎着,「我要叫,你不会想被抓去吧!」

但奇怪的是他不只不鬆手,居然还换成左手从后面硬抱住我,右手就向我右边胸前抓去!

「随你叫,我猜你等一下不只会叫个不停」被捏着的右乳痛了一下,「没几下子还会乖乖的要『我们』把你『关』起来」

我们?我心里有不好的预感,也胆怯了三分「不要这样!大家都在附近…」

他的右手除了一直搓揉外还用右臂向内用力夹住我的身体,腾出左手开始往下。

「大家是都在附近没错,不过没人会来打扰我和淫妈妈的好事…」!!!

他的左手终于开始向我夹紧的股间挤入,我被他话中的意思吓到了,忍不住开始不停大喊「救命!有人要非礼我!」

我相信至少志成会知道我有危险来救我的。

「救命呀!」这时候我的两个乳房已经被他搓的有点热了,乳头也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不会有人来的了,我的好妈妈。」

「什么?」我怔住了,一时忘记了抵抗痛!他居然将指头直接就摸进来了,我再次试着夹紧双腿。

「不可能!大家不会像是你这种人!」

「当然不会是『我这种』人,只有我才是乱伦吧?」

我吸了一口气,儿子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那难道真的是大家一齐骗我。

我试着打扮超过一般家庭主妇的成熟,甚至试着穿得很密实,都还是不行,可是儿子还是居然这样对我。

「嗯!」我哼了一声,扭着身体试着躲开他左手的侵犯。

「你不知道他上个礼拜操那个我们才把他们其中一个的妈妈轮姦了,他妈妈还来了几次高潮,大家都差你只会更淫贱呢!妈妈!」

他边说着,开始从左后方舔着我的脸、脖子和肩膀。

「不要!你住手…」我已经软弱了下来,用带着哭声的音调勉强抵抗。

「被打了五炮,三个小时喔,羡慕吧?!」

拨动着我的乳房和乳头他一边用淫秽的语调说着:「你一直很想让我们上吧?是时候要让你嚐嚐他们的利害。」

「没有!不要!啊…!」

「还说没有?」下体像有生物钻动的感觉让我不得不让身体向上仰起,儿子的右手却乘机向上顶提。

「淫妈妈没看到自己的两个奶头都已经翘这么高了?等不及让我好好吸一吸」

「才不是!人家才不是什么淫妇,是你一直在摸…啊!」他直接捏住我的左乳头,在疼痛和刺激中我不由自主轻呼了一声。

「哦?因为我随便碰你你就有感觉了」下体的涨感一下退去,我急着想把身体前倾摆脱他,却反而被他用两手交叉环抱把身体拉起来「那你不是淫妇是什么?」,接着变成两手手指不断戳捏着胸前敏感的两点「喔…啊,不要再摸了」

他居然用左脚弯起几乎把我擡了起来,晃动我的身体让我的下体不断和他粗糙多毛的腿面摩擦「不要!你作什么!放我下来!」

「没玩过这种的吧」他居然轻鬆自在的说「要我这么粗壮才能做到喔,你就乖乖听话吧,以后有的你爽的。」

他的语调越轻鬆自在,我却越来越害怕了,除了似乎真的不会有人来救我的念头外,我却忽然发现下体有一点湿润的感觉。

「妈妈,下面有点湿了喔」他放下左脚时却同时放下双手,我不禁摔倒在地上,刚好坐在刚刚滑落的毛巾上,我试着翻过身逃跑,但他似乎早预测到我的动作,在我还没翻过身时,双手同时抓住我的两只脚踝向上一提「呀~~!」我的上半身自然向后倒下,他用右手抓住我双脚脚踝,左手伸到我两腿间开始抚摸我的花瓣,接着手指轻捏我的阴核,然后来回搓揉刺激着我,在刺激中刚刚一时忘记的尿意又激发出来。

「不要这样,我快要尿出来了。不要……」我努力挣扎着想起身,同时不得已向他哀求着。

「原来你想让我看你尿,不早讲?淫妇都有这种癖好是吧。」

儿子得意地继续用手快速搓揉我的阴唇和阴核,我一下子就已经忍受不住,要在他面前尿出来了。

「不要……不要这样,我真的快忍不住了。」我夹紧双腿哀求着,但是下体传来的刺激,简直快让我濒临崩溃。儿子使力再将我的双腿向上微擡,然后直接将手指伸入我的里面抠弄,还间或的去触碰我的肛门。

「我……我不行了。」我拼命想忍住,但是儿子的手指头比我在志成面前用的跳蛋带给我更大的刺激,不停地在我的阴道当中蠕动,就算还没尿出来,下体也已经慢慢越来越湿了。

「喔……」我一阵颤抖,身体一鬆,金黄色的液体喷洒在地上。

「他妈的,你真的尿了。果然淫妇都有这种癖好!」儿子开心的大笑,用轻蔑的眼光看着我,甩开了我的脚。

在别人面前排尿给我的羞耻让我不知如何自处,只是看着天上,一下忘记了还在进行的危机。

不过儿子并没有停手,左手紧紧抓住我双手,用右手继续进攻着我的肛门,从刚刚到现在的过程,已经让我觉得没有反抗的可能,而且我觉得好累,好想赶快结束,闭上了眼睛任他玩弄,既然自己也不是不需要性,只要当作被鬼压就好了吧,但是我的身体还是因为难以承受他粗暴的刺激而扭动着,下体传来了趴搭趴搭的水声。

「开始兴奋了吧,淫妈妈?」儿子轻佻地,带着侮辱的说。

被一直摸说没感觉而且没湿是骗人的,但其实感觉没有刚开始接受他粗暴抚摸时那么明显了,会那么湿应该是躺着尿出来的结果吧?我把头偏过去不看他「装矜持喔,心理一定想着等一下被鬼压一下就没事了吧?没那么简单,等等就让你知道利害!让你以后一天没男人就活不下去」

「才不会…」我小声的抗议着

儿子忽然再更用力挤压我的乳头,让我的乳头变了形,揉到变红了。

「好痛!!」我打定主意不抗拒,甚至尽量不反应不出声,看能不能让他意兴阑珊,草草了事,甚至有可能放了我。

他看着我一副装死不配合的样子,却坏笑着站起来「所有女奴被调教前都是这样,就看你有没有比较能撑!」

他脱下他的裤子「啊!」没想过自己儿子竟是这种庞然大物,让我不由自主心生恐惧,要是这个大东西很狠的进来,那就不是刚刚的痛可以比的了。身体弯了起来,直觉的翻过身开始要逃。

「你是跑不掉的」他从后面推我一把,我摔倒在地上。反身过来,他已经像座大山压了下来,两手各抓住我的手将我制住,两腿则趁势用力隔开我的双腿。

儿子将头贴近我的双乳,然后用嘴去吸吮着轻咬着我的乳头,用带着鬍渣的下巴去摩擦着乳房下端和腹部。

「刚刚前奏当然只用手,看来你是不受教了!」

「啊…!」全然不同的刺激,让我无法不叫出来!他不光是猛吸乳头,连舔带吸忽然让我觉得自己被他当作一个美味饮料的容器,没有乳汁的我却错觉像是有东西,而且是很多东西被他吸出来,吸的越多就越让我想要被他吸空,双乳不禁向前挺去。而且稍微下方一点又是不同感受,靠的太近摩擦太利害会有点痛,但稍微远一点就会有搔痒感会让人想要被摩擦的更用力来止痒,结果是身体微微上下蠕动,更是让乳房的被吸取和舔舐的快感大增,一刺激之下,向上弯起的身体似乎除了让自己将乳房送向他之外,没有了一丝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