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456ci.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email protected]

香兰,53岁(特别熟女系 不喜勿入) [1/2]


我和妈妈打算在年底把房子重新装修一下,可是大家也知道,现在装修公司和装修队都想着法的骗客户,不是在装修材料上偷工减料,就是在工时上给你做文章。而且我们两个又刚找到工作不久,我就是机关工作里的一个小科员,妈妈莲群在酒楼做个知客,没有多少钱,现在物价这么的涨,我们小两口实在是承担不起。

于是我们就想找一家装修队既能认认真真用心地帮我们把房子装修好,又不用花太多的钱,经人介绍我们终于找到了一个小装修队,据听说这个装修队活干得不错,而且价钱不贵,于是在週末我和莲群便找到了这个装修队的门脸打算谈谈价钱。

一进门便看到了三个男人正在屋里打牌,看我和妈妈一进门,他们便全部被我妈妈的打扮所吸引过来。这天妈妈莲群正好穿着平时上班的工服,这是一身女知客的装束,关键是下面修长的美腿上穿着一条性感的黑色连裤袜,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非常性感。

我介绍一下我妈妈,妈妈叫陈香兰,53岁,身高五尺二吋,丰满白滑,三围44G、29、36。

其中一名男子问我们是做什么的?我说了来的原委,他听后便说自己就是包工头。这个包工头名叫老强,是个中年男子,头髮有些花白,但是身材很魁梧,一看就知道是个干活的主。

他边上两个跟他打牌的是他的两个装修工人,一个叫呀火,是个木工;另一个叫大碌,是个泥水,他们两个用色眼上下打量着我妈妈。因为工作原因,我妈妈平时总是出去接待一些大客人,陪客喝酒、跳舞是很正常的事,被客人摸一下、亲一下的也不是特别在意。

我们就家里的环境大概介绍了一下,谈了谈装修初步的打算等等,老强一边听我说,一边拿眼睛上下打量着我妈妈的身体。我妈妈在街坊会学跳社交舞的,专门于Tango、抖牛、Rumba。所以身材特别的好,胸部大大的,而且特别尖挺,两腿笔直、修长而富有弹性,再穿上一双丝袜,简直是个男人都要多看几眼,要不还不亏死了!

在谈到价钱的时候,出乎我和妈妈的意料之外,初步预算比我们想的还多了许多,本来我打算拉起妈妈就走,可妈妈拦住了我,她往老强身旁坐了坐,挺了挺丰满的乳房,跟老强说:「大哥您看我们两个刚找到工作,生活不容易,您能不能便宜我们一点?我一定好好地报答您的。」

老强见状,裤裆前立刻支起了个小帐篷,他哪里见过这种阵势,恨不得马上操我妈妈,于是马上说:「物价现在不停地涨,材料也跟着一起涨,料钱肯定是不能商量了,但工钱我们可以给你打个折。」

妈妈莲群见状马上痛苦的答应了:「大哥您放心,我们轻包,材料我们都自己买,您就出工钱就行了。」说着话的同时,在桌下面用丝腿蹭着老强的小腿,老强还是过来人,忙说:「也行,不过我们要先看一下你们的房子,然后我们再单谈。」

于是我们五个人便来到了我们的新房子,我和妈妈两人分别给他们几个装修工人做介绍,我在客厅和大碌与呀火商量採光的问题,妈妈趁这时候把老强拉到厕所,跟老强说改水管的问题。妈妈说着说着突然说自己尿急,于是就当着老强的面把内裤从短裙里脱了下来,因为穿的是开裆丝袜,所以直接蹲在便池上便撒起尿来了。

老强被这突然的一幕惊呆了,他没想到这么漂亮的熟妇竟然会当着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来,只见一条水柱从妈妈的肉缝中直射出来,老强这时看妈妈没有不好意思的情况,便大胆地蹲下来,仔细观察妈妈的下阴。

妈妈马上尿完了尿,因为没有带手纸,所以用力地抖了抖屁股,老强趁机把手伸到莲群的阴门口,用手前后的摸,并说:「我帮你擦擦,要不一会该弄到内裤上了,多不好洗啊!」边说边用手指摸弄妈妈的阴门。看我妈妈不反抗,便更加大胆地将手指插入阴道里抠弄,搞得我妈妈兴奋地呻吟,因为我们还在客厅,所以不敢发出太大的声。

妈妈这时对老强说:「强哥,您要是在工钱上给我多打些折扣,我明天就可以用身体好好地补偿给您,就当是定金,装修好后我再好好的伺候您。」老强这时已经兴奋到了极点,立马答应了我妈妈的要求。

随后妈妈穿好了内裤,和老强一起出来到客厅,準备好协议,我还纳闷老强怎么会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我们如此低的工钱呢?谁知道我妈妈竟然用自己的身体来交换装修费了。

其实我妈妈莲群因工作需要经常要联络客人,陪客人应酬时肯定要让他们揩揩油的,像摸摸奶子、抠抠阴户的都很正常,所以我妈妈这些举动也就不足为奇,只不过妈妈之后要怎么让老强便宜装修费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回到家后我非常高兴,因为装修的费用我可以出得起了,不用再向银行贷款了,可妈妈却高兴不起来,毕竟她答应老强明天让他操个够。到了深夜她还是没有睡着,于是便推醒了我,跟我如实地说了今天的事。

我听后是又恼火又无奈,恼火是妈妈明天就要让别人干了,无奈是自己没有能力支付高额的装修费用,于是我拿出勇气对妈妈说:「妈妈,没有关係,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是一样爱你的,不管你和多少男人做过,我都不介意,你这么做也是为了这个家嘛!就当妈妈做了妓女吧!妈妈辛苦你了。」

「我爱你!」妈妈扑向了我的怀抱。这一夜我们做了两次,高潮叠起,可能是第二天妈妈就要被别的男人操的缘故吧,妈妈想把多年的贞操给了我,好让她放心做得更下贱。

第二天,妈妈早早的就起来了,因为这是她第一天去现场「姦工」。她先是进了卫生间洗澡,好将前一天晚上我射入的精液清理出来,因为她的阴道今天还要準备装载别的男人射进去的精液呢!

妈妈很快就洗完了,她从卫生间里出来后,我发现她脸部已经精心地化了个浓妆,更是显得成熟淫蕩,处处洋溢着成熟妓女的下贱性感。

妈妈赤裸着身体,从衣柜里拿出了一条黑色的连裤袜,这条裤袜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我在去年在妈妈生日的时候给妈妈买回来的,妈妈平时很少穿,今天是为了让人有视觉上的刺激,才穿着性感的丝袜。

这条裤袜最特别的地方就是它是开裆的,妈妈穿上了后一大丛阴毛都露在外边,只要腿一张开,整个阴户都纤毫毕现,只要拨开阴唇就可插入了。这件裤袜平时我拿在手上都感觉到十分刺激,不用说穿在性感的妈妈身上了。

这时妈妈已经浑身上下一丝不挂地来到了卧室,站在卧室的镜子前,我看得心里有些酸溜溜的。真是的!这么漂亮性感的妈妈就要给别的男人玩弄了,而且还洗得乾乾净净、装扮得这么性感,1把自己準备好被强姦,什至轮姦!

妈妈却根本没有在意我现在的想法,只见她又拿起黑丝半透明的开裆裤袜。难道她不穿内裤?我看着妈妈开始穿开裆裤袜,以为妈妈紧张或是激动,忘记了穿内裤,或是……

我心里一急,连忙说道:「妈妈,你忘记穿内裤了!」

妈妈被我一说,白了我一眼:「儿子,你记不得了?是要先穿开裆裤袜再穿内裤啊!要不然就不方便了,再说……」妈妈说了一半停住了。

「哦!」我一听妈妈还有话没有说完,于是接道:「再说什么啊?这样穿和那样穿还不一样?」

妈妈听我这样一问,脸上飞上了红晕,说道:「这样穿,等下……只要脱掉内裤就可以马上插入了。而且……你……不是说男人……喜欢这样嘛……讨厌!」

妈妈吞吞吐吐地把话说完,我终于听懂妈妈的意思了。原来先穿开裆裤袜,再穿内裤是有道理的,优点有两个:一是在做爱前只要把内裤脱下来就马上可以插入了,二是穿着开裆裤袜做爱的确是别有一番情调的。这次看来妈妈是真的要迷死这个老强了,装扮的精心程度绝不亚于她出嫁的时候。

「这样啊?那你快点吧!」我对着妈妈笑道。

这时只见妈妈坐在床边上,将黑丝透明开裆裤袜套在白嫩的脚上,然后开始慢慢地向大腿处捲去,捲到浑圆丰肥的大腿根后,她慢慢地站到了地上,小心翼翼地将开裆裤袜继续往上提,一直提到了腰部。

妈妈穿上了开裆裤袜,我的阳具也快要把自己的裤子顶成开裆了。原来那件黑色开裆裤袜只是包住了大腿和半个肥嫩的屁股,而她那两个肥嫩雪白的屁股完全地露在裤袜外面,从镜子里看,柔嫩的小腹下整个阴户也完全暴露在外,白嫩的肌肤与黑色的裤袜,再加上黝黑的阴毛,透出一种无法抵挡的强烈刺激。

妈妈的身材真的好!完全的丰乳肥臀。

这时妈妈又坐在了床上,拿起那条黑色丁字裤型的窄小三角内裤,然后将双腿翘起,这时我清楚地看见了妈妈那丰满肥嫩的阴唇,只见两片略带皱纹的深红色小阴唇在黝黑的阴毛影掩下,显得格外神秘和诱惑。

妈妈翘高了双腿,将窄小的三角内裤套在两条腿上,然后往大腿根部拉去,很快就将黑色丁字裤型的窄小三角内裤穿了起来。

可能是坐着的缘故,那窄小的三角内裤的裆部卡在了肥嫩的大阴唇间,黝黑的阴毛散乱地露在窄小的三角内裤外面。妈妈发现后伸手下去,一手拉起胯下那条狭窄的布条,另一只手将露在外面的阴毛整理了一下,这样看上去显得无限的淫蕩。

其实我想妈妈这条窄小的三角内裤和没有穿一样,而且比没有穿更加具有诱惑力,那半透明的窄小三角内裤,给本来就神秘的阴户更增添了神秘和诱惑感。

『妈的!简直是挑逗!』我心里暗暗地想。

「一切都装扮好了,妈妈就要献给别的男人操了!」我长长地吁了口气。

「好看吗?儿子。」妈妈很风骚地对我说。

「好看!比你上班时还好看啊!」我酸溜溜地说道。

「讨厌!人家不了解你们男人的心理吗?谁都知道你们男人都这样的好色啊!」妈妈娇羞地反驳道。

「所以说啊,现在的妈妈是最受男人欢迎的!」我故意把「妈妈」这个词说得很重。

「不和你说了!讨厌啊!」

「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过说真的,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现在都想跟你做一次!」我摸着妈妈暴露在外面的肥嫩大屁股说道。

「是真的吗?啊……真的硬起来了耶!」妈妈听我这样一说,伸手摸到了我硬挺的阳具。

「是吧?要不我们先来一次……」

「不行啊!我刚刚才穿好的呀!等一下回来后再给你吧!回来后无论你想怎么样都听你的还不行?」妈妈满脸绯红地说道。